当前位置: > 情感绿洲 > 谈情说爱 >

我要把那个重婚的男人接受法律的制栽

发布: 2014-05-30  | 来源:tayelu02.com  |编辑:米莉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重婚
收藏
60岁的王姨一脸苦相,显得老态龙钟,让人心疼。本可以安度晚年的她,却因为心里的一口恶气,活得苦不堪言。被人蒙骗欺负的感觉不好受,可是,惩罚TA,自己就心安了吗?愤怒、怨恨的心火,虽然缘起对他人的不满,烧到的却是自己呀。所以,遇到不忿的事情,及时转念很重要,绝不能让任何人的任何行为妨碍到内心的安宁。希望王姨能够彻底放下,好好享受天伦之乐。
重婚
我发现他出轨,他跪下求我
我觉得我这辈子真苦——没饭吃,没书读,下岗没班上,我都赶上了,而到最后又没了婚姻,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。我现在住在广州的女儿家,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。我打不开这个心结,都快得抑郁症了。周林实在欺人太甚,我得给他个教训才行。
我和周林都是上世纪50年代出生,他比我大两岁。1975年,我们经人介绍认识。那时,他在湖北乡下的一个税务所工作,我是县城待业青年。我看中了他老实憨厚,就嫁给了他。1977年、1978年,我们的女儿、儿子相继出世。1979年,儿子不满一岁,因为工作原因,我们开始各自带着一个孩子分居,直到7年后才在一起。
上世纪80年代,周林升职成副所长,从那个时候起,他的应酬就多起来。儿女的生活和教育基本上是我在管,我操碎了心。他好赌,老出去打牌。我女儿小学时发麻疹,我几个晚上没睡守着她,而他却在外面通宵打牌,为这事我们吵架。虽然我们在婚姻中难免磕磕碰碰,但总体来说,在孩子没成年前,我们还是比较和睦的。没想到,孩子大了,他的心就野了。
1997年的一天,我接到一个男青年打来的电话,说他女朋友跟我老公混在了一起,已经一年多了。我那时忙着照顾孩子,除了工作,平日很少出门,完全没有觉察。周林知道我发现这件事后,马上跪下,要我高抬贵手放过他,说自己只是跟她逢场作戏。当时我面临下岗,儿子又面临高考,我权衡了下利弊,就放过了他。
那女人后来离开了县城。之后的5年,我们的生活慢慢回到了以前的轨道,他仍是天天在外应酬,晚上很少回家吃饭,但家里有事也会过问。
我听说他有了私生子
2002年,我听说那个女人从外地结了婚回来了。我试探周林,问他知不知道,他说这不关他的事。他还告诉我,司机拿这事开他玩笑,他还发脾气了:“你千万别乱说,我老婆知道了会怀疑的,家里会不安宁的。”
我的身体一直不好,便秘了几十年,后来又得了子宫腺肌症,子宫内膜容易增厚,从2003年起就需要经常做清宫手术(2007年,我不堪其扰,干脆切除了子宫)。渐渐地,我发现他对我的病不太关心,不愿意陪我去医院,有时即便去了,也不搀扶我。
2005年,我开始听到一些风言风语,也发现他打电话躲躲闪闪的,而且,他买的衣服多起来,在镜子前打扮的时间也长起来。一天早上,晨练回来,我发现他走在我前面,手里拎着鱼和肉,上楼前,却把鱼和肉放在了摩托车车把上。上楼后我问他:“你买了鱼和肉准备去哪里?”他装傻:“我买了鱼和肉吗?”我盯着他说:“你真卑鄙!”他看瞒不过,就轻描淡写地说:“哦,我差点忘了,我放在楼下,待会再拿上来。”他狡辩的样子很嚣张。我很气愤,给了他两个耳光,他没还手。我这人性子有些急,我也意识到我坏事可能坏在这个地方,但是改不掉。
没过多久,我忍不住向一位邻居倾诉了周林出轨的事。她告诉了我更多传言:那个女人还给他生了个儿子,“儿子很像你老公,白白胖胖很招人爱”;那个女人的老公常年在外打工,她下岗后就在家照顾儿子,周林每天早上买好菜放到一个熟人处,等她去拿。
我很生气,周林回家后,我要他说实话,到底那个孩子是不是他的。一开始,他模棱两可。但后来他一个民政局的朋友点拨他,如果婚外生子,是会被开除公职的。一语惊醒梦中人,他此后矢口否认那个孩子是他的。我也拿他没办法。
他们写下保证不再来往
2006年,我和周林在广州期间,周林准许那个女人把我家摩托车拿去用,结果车被撞得面目全非。我回到湖北发现后很生气,就去了那个女人家,结果只有她父亲在家。后来,那个女人找了个中间人斡旋,说只要我们给她10万元,她就跟周林一刀两断。我要她拿出她儿子是跟周林生的证据,她没再回应。此后那几年,我事情挺多——自己做手术、儿子娶媳妇、帮女儿带外孙女,周林出轨的事也就不了了之。他自己说跟那个女人已经没来往了。
2009年,周林主动告诉我,说那个女的离婚后找他要生活费。我再次追问那小孩是不是他的,他还是模棱两可。我要他把那个女的找来,把这件事搞清楚。那女的当面写下保证书:“我和周林从今往后不再来往,小孩与他没关系。以后再发生什么事情,任你处罚。”他则写保证说,如果再发生出轨的事,就净身出户,赔我20万精神损失费。现在想来,他那时在公务员岗位上还没有退休,担心我把事情闹大,所以,和那个女人商量好了,先稳住我再说。
他两边都想要
时间到了2012年暑假,周林退休了。我打印电话清单时发现他一天给那女人打十几个电话。更可气的是,有一次我看到了他一条没有编辑完的短信:“XXX,儿子,听你妈妈说你暑假作业……”原来他们仍旧藕断丝连,可怜我还蒙在鼓里!我实在无法忍受下去,提出离婚。他净身出户,把两套房子留给了我。20万精神损失费,他说他一下子拿不出来,可以每年还我两万,我答应了,但是立下一个条件:“如果你跟她过,你就一次性给我20万。”
离了婚之后,他并不想离开这个家,我儿子给他台阶下,把他接到深圳带孙子,我则在广州带外孙女。但我发现,他一边想享受天伦之乐,一边还要鱼水之欢。老家人告诉我们,他有段时间跑回老家是给那个孩子过生日了。他甚至对儿女旁敲侧击,要他们跟那个孩子相认。
我要他做个决定:要跟子女一起过可以,但是必须跟那个女人断绝一切关系。他说,如果没有那个孩子,他不会跟那个女人有任何瓜葛,但是他舍不得那个孩子。他答应在10天之内做出决定,如果他没法断绝关系,就把那20万一次性给我。
可是,从那天开始,已经过去一个月了,他消失得无影无踪,电话再也打不通。那个女的也辞了工作,离开了家乡。他们两个现在在哪里,没有人清楚。
我非常生气。他不该这样伤害我和子女。他口口声声不愿离开这个家,我们也给了他机会,他却做出这样的决定;既然做了决定,那就该把20万给我。我要告他重婚罪。如果不给他一个教训,他不会悔改的。
回到首页